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帮助内部人士管理财务正在转向医疗和其他领域

理财投资网 2021-12-22 14:19

帮内部人士理财正转投医疗等赛道

据报道,硅谷最大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在十多年前悄悄成立了一只140亿美元的基金,管理初创企业合伙人和企业家的财富。现在,该基金的经理正在出售一些热门科技公司的股票,这些公司帮助红杉资本积累了财富。

这只名为红杉遗产的基金成立于2010年,资金主要来自红杉合伙人。目前,该基金正在将之前的投资收益再投资到一个新的公司类别,包括空气净化器供应商和阿片类药物成瘾治疗诊所。

这些交易主要发生在过去一年半。经过红杉内部十几年的低调运作,这些交易把红杉遗产基金推到了聚光灯下。红杉的风险投资基金早期投资过苹果、谷歌、英伟达、Instagram和WhatsApp等公司。

文件显示,红杉传统基金在第二季度出售了所有50万股Airbnb股票。从游戏开发公司Unity的老板开始,该基金已经卖出了一半以上的股份。两家公司也为红杉风险投资基金带来了巨大回报。

与此同时,红杉传统基金也在继续深入股权投资领域,比如投资工业控股公司麦迪逊工业公司,以及此前由私募股权公司Shore Capital Partners投资的一家未具名的阿片类药物成瘾治疗公司。

红杉传统基金的投资者,包括46岁的凯西强生和31岁的凯文凯利,最近首次公开推出了这只基金。他们表示,该基金最初的目标是在10年内将投资者的资本增加两倍,但这一目标已被超越。

凯利说:“接下来,最好的投资必须比我们已经拥有的一切都好,而且应该比我们已经看到的一切都好。”

据知情人士透露,截至今年6月的12个月内,红杉传统基金实现了超过73%的净回报率。该基金与红杉资本共享一栋办公楼,但作为一个独立实体运营。

据知情人士透露,红杉传统基金的部分收入来自对管理人的早期支持,如T Rowe Price的明星投资人亨利埃伦博根(Henry Ellenbogen)新成立的基金公司耐久资本合伙人(Durable Capital Partners)。然而,与此同时,该基金正越来越多地受益于直接投资。

其中一个案例是兽医急救集团,一家私营医疗公司。红杉传统基金第一次投资该公司是在2017年,当时只有两家诊所。在最近一轮1亿美元融资中,该公司估值已升至15亿美元。

红杉传统基金的成长,为红杉资本的合伙人及其基金会带来了丰厚的回报。他们是该基金的最大捐助者。同时,它创造了一个庞大而稳定的充电资产池,这可能被证明是红杉未来盘根错节的投资组合的关键。

知情人士表示,红杉资本的安德森-霍洛维茨(Anderson-Holovitz)等一些竞争对手已经就设立类似基金进行了初步讨论。安德森-霍洛维茨拒绝对该公司的计划发表评论。

与麦肯锡的子公司Mio Partners等类似的财富管理基金不同,红杉传统基金也为第三方投资者管理基金。这一决定使其发展成为一家盈利的独立企业。

红杉遗产基金成立于2010年。当时,来自外部投资者的资金约为2.5亿美元,红杉资本的合伙人迈克尔莫里茨和道格里昂各出资1.5亿美元。莫里茨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认为该基金是帮助“红杉和红杉生态圈”的人管理基金,同时避开华尔街金融公司的工具。

红杉传统基金采用开放式基金结构,意味着在某个到期日无需向投资者回笼资金。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基金对管理资产收取固定费用,不会根据投资业绩收取额外佣金。不过,知情人士也透露,该基金近期提交了一份计划,允许投资者支付较低的管理费,但基金经理可以根据投资业绩收取一定的费用。

红杉传统基金的两位负责人表示,他们的目标不是在不同行业之间平均分配资产,而是独立评估每一笔投资,最终找到回报率最高的资产。

Kelly说:“全世界已经开始相信,如果公司的业绩是完美的,那么2021年的资产价值可以达到我们认为2025年将达到的价值。”红杉传统基金希望以“2025年的价格”出售高价值资产,并将投资收益转移给“顺势而为”领域的公司。

麦迪逊创始人拉里吉斯(Larry Gies)表示,自2020年红杉遗产基金首次投资以来,公司增长了4.5倍。随着公司接连收购,包括今年以36亿美元收购Nortek定制化空气净化业务,红杉传统基金投入了更多资金。吉斯透露,麦迪逊目前的年收入约为70亿美元。他说:“这不是典型的风险投资增长模式,但它确实创造了

造了巨大的现金流。”

红杉遗产基金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红杉的风险投资人和创业公司创业者组成了紧密联系的生态,他们构成了该基金的出资人基础。

红杉遗产基金也投资了红杉资本的一些明星被投公司,包括近期估值达到950亿美元的在线支付公司Stripe。监管备案文件显示,Stripe的联合创始人约翰·科里森(John Collison)也参与了红杉遗产基金,并担任该公司顾问委员会成员。

约翰逊表示,顾问委员会“没有参与基金的日常管理,也没有参与投资决策”。

监管文件显示,红杉遗产基金的其他出资方包括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的家族办公室,以及牛津大学捐赠基金等大型机构。

约翰逊说:“我们的工作是帮助遗产基金的投资人优化回报,而不是尝试提升红杉资本的回报率。”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hxyjjjc.com/zaixianlicaitouzi/4685.html